联系我们
地址:

杭州市江干区东宁路677号东宁金座1幢603室(火车东站东广场北侧,花园兜街口)

电话: 0571-88039532
手机: 18858119316   18158408782
微信: xie18858119316
 
双经理论

谢如程:公开审判的标准

发布时间:2011-02-04 17:27:39 浏览次数:1548

【谢如程按】

此文写于2009年10月,是参与俞静尧教授主持的最高人民法院课题《公开审判制度研究》(课题编号 GFB011)中的一部分。已经结题。

 

公开审判的标准

杭州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 谢如程

 

为了切实推行公开审判制度,必须设置具体的评判标准,否则,这一制度仍然可能在实践中成为摆设。问题是,该以什么样的标准来判断人民法院做到了公开审判?我们认为,衡量人民法院公开审判的具体标准,应该是符合司法公正要求和切合工作实际的标准,应该是明确的、方便操作的标准,应该是有权威性的、能保证贯彻执行的标准。

 

一、设置公开审判评判标准的出发点、总体要求和重点

设置公开审判的评判标准,其出发点,应该是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审判制度,使人民法院司法公正成为“看得见摸得着的公正”,使人民法院司法高效成为“能真切感知的高效”,使人民法院的司法权威成为“被公众自觉认同的权威”。总之,就是让人民法院的司法审判工作,真正成为“阳光司法、透明司法”。

设置公开审判评判标准的总体要求是“依法公开、及时公开、全面公开、有效公开”。依法公开,是指要严格履行法律规定的公开审判职责。及时公开,是指为满足司法诉讼的需要,在第一时间内履行公开审判职责。全面公开,是指在司法审判过程中形成的司法信息,如无特别的情形,均必须公开。有效公开,是指充分利用各种有效载体和渠道,以合适的形式,切实让当事人、媒体、社会公众和有关监督机构接收到司法信息。

设置公开审判评判标准,要突出重点,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眉毛胡子一把抓,公开审判的规则制定得太多、过滥,最后就会流于形式。根据当前人民法院的审判工作实践,我们认为,当前阶段公开审判的工作重点和难点,在于以下六个方面:1、各类司法规则的公开性不够;2、司法结论产出过程中的关键环节欠透明;3、司法文书的公开性不够;4、司法文书的说理不够;5、媒体等力量监督履行公开审判职责的机制不健全;6、查处和反馈违反公开审判职责的制度不健全、不够有力。为此,在设置公开审判的评判标准时,也要以这些环节为关注重点。

 

二、公开审判的具体评判标准

(一)司法规则要全面、及时、有效公开

人民法院在审判工作过程中,由于各种需要,会制定大量的司法规则。这些规则主要有:最高法院制定的司法解释(即审判解释)、地方法院制定的规范性司法文件。审判解释有规范审判工作、弥补法律漏洞、造法、废止司法解释、创设法院体制等等功能。从目前的情况看来,这些司法规则是否应予公布、公布在什么载体上,并不明确,更未统一。即便从最具公开性和权威性的《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刊登审判解释的情况看,自《公报》创立的1985年以来至2007年期间,共刊登文件581件,但仍有相当一部分审判解释没有在此刊物上公布,公开性不够充分。[①]最高人民法院公布司法规则的情况况且如此,地方各级人民法院的各类司法规则更是神秘有加,公众往往不知其如何产生,也不知何处能查找,甚至同一人民法院内部也不知有此审判规则,最后却可能引此断案。显然,司法规则的全面、及时、规范公开,是公开审判的首要任务。

对此,我们认为,公开司法规则的标准和基本要求是:最高人民法院制定的审判解释,应当在《最高人民法院公报》上刊登,未刊登者不得引用;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制定的规范性文件,也必须在其确定的网站或刊物中刊登,否则亦不得引用。

(二)司法结论产生过程中的关键环节应当及时地以合适形式公开

一个司法裁判的形成一般要经过多个环节,其中有若干个关键环节应予以合适的形式公开。当然,应当说明,这里所说的司法裁判,是指大多数案件的司法裁判而不是全部案件。由于案件的特殊性和社会情势,如有可能导致传授犯罪方法的案件,以及公开后可能引发当地社情动荡的案件等,其裁判形成过程中的某些环节,仍有不公开的必要。

1、审理过程中的法官法律见解要及时向当事人公开。法官应公开的法律见解,包括实体法上和程序法上的法律见解,即对当前案件法律关系的看法、当事人举证责任规范和具体的举证责任与后果等,同时要明确赋予当事人有要求法官公开法律见解的请求权。[②]法官按程序处理案件时特别是开庭前的阅卷、接待当事人中发现有关问题之时,应即时以书面形式为主,及时通知各方当事人。

2、案件审批情况要公开。在实行案件审批制度的审判工作中,许多案件的承办人在制作好判决书等法律文书之后,依次序交给庭长、院长审核和签发。这些签发意见,应当在相应的法律文书中向当事人公开。

3、审判委员会议案情况应适度公开。审判委员会讨论案件中,各委员对案件证据的分析和认定、对案件最终处理所发表的意见,都应公开。当然,从目前的情况看来,应公开各不同表决意见,但不宜公开持各意见所对应的委员的名字信息。

4、合议庭中的不同意见要全面公开。案件的审判组织为合议庭的,应在法律文书中应详细列明各法官、陪审员对案件处理的具体意见和最终意见。

5、办案中向有关部门请示的情况要公开。一些案件在受案法院内部研究之后,往往可能向上级法院或政法委等请示,这些请示文书及上级的答复应予公开。在具体方式和时机把握上,可以在结案文书中全面公开,也可以在结案前另行以书面形式告知各方当事人。

(三)裁判文书要及时、有效公开

根据目前的情况,我们认为要把握以下几点,一是要利用已有或积极创造的网络条件,积极推行裁判文书上网,只要有上网公开条件的法院,其裁判文书均应在送达当事人之日起三日内上网公开。二是,最高法院和省级法院的所有裁判文书、地市级法院的二审改判案件、各类再审案件,其裁判文书应一律上网公开。三是,公开的内容,应明确是裁判书原文的全部公开,只有涉及到个人隐私等情形的少数案件,才可以在对其姓名作替代处理后再公开。四是,允许律师查询、阅读、复印所有案件的裁判文书;案件当事人、代理人之外的公民,经法院同意,也可以查询、阅读、复印裁判文书;各级法院应提供相应的便利条件,可以收取相应的复印成本费。

(四)裁判文书说理要“具体、充分、符合逻辑”

裁判文书说理,是公开审判诸多环节中的“重中之重”。具体的标准应该是:

1、裁判文书对诉讼过程中每个诉讼主张及所持具体理由一一顾及和回应,不得遗漏;应当全面、准确地概括诉辩或者控辩各方的主张和理由,归纳诉辩或者控辩各方的争议焦点,

2、要据法说理,对所适用的法律和适用该法律的理由进行充分地说明。

3、说理逻辑要严密,应做到审查采信证据与认定事实以及诉辩或者控辩各方主张相对应、判决主文与诉讼请求相对应。应当保持概念的同一性,论证不得自相矛盾,不得使用模糊语言。[③]

4、行使自由裁量权部分,是裁判文书说理的重点,应当阐明所依据的法律原则等理由,不可含混表述。

(五)特别案例裁判文书库的专门建设与公开

各级人民法院要按年份建设特别案例裁判文书库,除其中的特殊案件外,应上网公布或提供场所,让公众任意查询。这些特别案例文书库至少应包括以下六类:1、本院审理的新型首例案件;2、有重大影响的案件;3、同类案件与之前案件裁判结果不同的案件;4、经上级法院或本院再审(重审、二审)改判的案件;5、经检察机关抗诉、人大个案监督、人大代表依代表法提出质询案的案件;6、经政法委组织协调、向上级法院请示的案件。

(六)其他司法信息的公开

主要是各类审判工作会议、有关案件定性处理等影响案件处理的领导讲话,均应及时公开,未在确定载体上公开的,不得引用,以有效避免司法神秘主义。另外,对于法官任免情况,特别是法院院长及中层领导人选的情况,应公开,并且这种公开不应是“八股文式”的公开,而应突出介绍其专业背景、执业经历与业绩、清正廉洁(受投诉及查处)情况。

 

三、执行公开审判标准的配套保障措施

我们认为,仅有上述狭义的公开审判标准,没有相应的配套保障措施,仍是缺乏操作性和权威性的工作标准,为此,应把执行公开审判标准的配套措施是否健全、是否得到真正的落实执行、制度及执行情况是否让当事人、媒体、公众知悉等内容,纳入评判人民法院履行公开审判职责的标准范畴。

(一)健全、公开、落实媒体等力量监督履行公开审判职责的机制

1、健全法院与媒体关系规则,并向社会公开。

在法院与媒体相互关系缺乏透明规则调整的情况下去追求公开审判理想目标,是不现实的,我们必须花大力改变媒体与法院关系规则不明的情况,理顺司法与传媒的关系,对于“庭审直播”等进行规范,避免双方矛盾、误解,有效促进公开审判。

2、及时向公众通报陪审情况、检察长列席审委会、人大监督情况。

人民陪审员工作、检察长列席审委会工作、人大监督法院工作,相关情况均应在特定载体上向全社会公开。具体内容上,要客观、全面。

3、健全并宣传对违反公开审判职责情况的当事人投诉制度。

要建立投诉制度,对于违反公开审判职责情况的,当事人及代理人均可据实投诉。并且,应规定书面投诉的抄送监督制度,受理投诉的部门必须在一定期限内给予书面答复,逾期未答复的,则为违反工作职责,应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以上制度,应广泛宣传。

4、健全、落实违反公开审判职责的查处、公开披露制度。

违反工作职责,就应承担相应责任。公开审判职责不是做秀,应强调责任。为此,应健全公开审判职责的工作责任制,并认真落实,并在查处违反公开审判职责的法院工作人员的处理决定生效后3日内,向社会公布。

(二)健全、公开、落实执行公开审判标准工作的量化考核制度

1、重视公开审判工作的组织建制。

人民法院公开审判职责的履行,依赖于必要的人力,由于公开审判对于司法公正的重要意义,我们建议在人民法院内部设置必要的职能部门,编制不在多少,关键是事有专人管理负责,公开审判工作就有组织保障。该职能部门工作人员的姓名、职责范围、通讯联系方法等,均应在当地普及面最广泛的媒体上公开。

2、设定公开审判的考核要素和标准,将这些考核要素、标准及执行情况公之于众。

我们认为,以下要素应作为人民法院公开审判工作情况的年度考核内容:

一是当庭宣判率。尽管不能要求100%的当庭宣判率,但如果一个法院在一个审判工作年度内定期宣判案件占所有以判决形式结案的比率过高,显然不符合公开审判的旨意,因此,应在进一步调研的基础上,确立一个比率进行考核,例如可以考虑这个比率应在50%以上,以后根据实际情况及时调整。

二是公开质证率、公开认证率。对于依法公开审理的案件,质证必须在通知当事人到场情况下公开进行,因此,对此类案件应设定的公开质证率为100%。认证不一定要当庭完成,但认证应当公开进行,公开认证率也应为100%。对于未经质证擅自以法院自行调查的证据作为认定案件事实依据的情形,应属于考核中的扣分项目。

三是裁判文书上网率。尽管应允许一些案件因特殊的原因,其裁判文书可暂时不上网公开,但这总有一个底线问题,不能允许随意以此为理由截留上网文书资源。一般而言,在上网物质准备有保障的前提下,裁判文书上网率应不低于裁判文书总数的90%。

四是履行公开审判职责的投诉查处率、投诉反馈率。在明确当事人可以就人民法院公开审判方面存在的问题进行投诉的前提下,应设置期限(如自构成有效投诉之日起1个月)完成调查和处理,限期查处率一般不应低于60%,并应视情调整。投诉限期反馈率,则不管是否查处完毕,均应到期反馈,因此,投诉限期反馈率,应设置为100%。

五是案件审批情况公开率、案件请示情况公开率、法官不同法律见解披露率、审委会讨论案件表决情况公开率。这几项要素,可以考虑逐步推出,具体标准亦应另行专门研究。

 

 



[①] 杨建军:《“审判解释”考(1985-2007)》,载《法律方法(第八卷)》,第200页。

[②] 参见周伦军:《法官公开法律见解义务探析》,载《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年第4期,第49页、第53页。

[③] 参见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加强裁判文书说理工作的若干意见》,2007年10月23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988次会议讨论通过。

版权所有:浙江双经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4-2017 浙ICP备09060292号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东宁路677号东宁金座1幢603(火车东站东广场北侧,东宁路花园兜街口);电话:18858119316;18158408782;微信:xie18858119316;乘车:高铁;地铁1、4号线A出口;多路公交、长运班车;机场大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