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址:

杭州市江干区东宁路677号东宁金座1幢603室(火车东站东广场北侧,花园兜街口)

电话: 0571-88039532
手机: 18858119316   18158408782
微信: xie18858119316
 
双经理论

【法史钩沉04】司法官待遇的历史考察(清末)

发布时间:2016-07-01 11:10:26 浏览次数:100

【谢如程博士按语】司法改革必须考虑司法官的待遇。这涉及到司法队伍的稳定。


司法官待遇的历史考察(清末)

浙江双经律师事务所主任  谢如程博士


就司法官员待遇问题,宪政编查馆认为:

“查法官独立执法,责成甚重,限制复多。其考用之法既如是其严,则待遇之方即不宜过薄。应设员额固须多寡适中,而应需官俸亦应丰啬各当,应由法部遵照臣馆奏进法院编制法原奏所陈俸给等项详细办法,商明度支部从速酌中厘订,作为法官官俸暂行章程,奏交臣馆覆核,请旨遵行。此外法官章服体制,及司法衙门文书程式,均应及时厘定,以便遵循,容由臣馆另行核议,奏明办理。”[1]

 

对司法官吏设有津贴,有论者以为过优,奉天省故决定不仿照:

“官吏俸薪一项,奉天除公费外,另有津贴,论者以为过优。今拟照给公费,酌加夫马,更不另支津贴,似已丰约得宜。”[2]

 

可见,宪政编查馆对司法官待遇与执法的关系有一定的认识,并认为应当采用不宜过薄的待遇适当原则,此外还主张待遇制服等应实行法制化予以规范。司法工作是体现国家法律权威的复杂劳动,故应该有足以保障司法官中上生活水平的待遇,故宪政编查馆的观点还是比较中肯的。当然,应当明确,司法官待遇的确定,还应与社会经济状况、司法事务的繁重程度、司法办案的难易程度,以及国家司法机构及司法官员的数量有密切关系。即便基本的待遇数额确定之后,还应根据社会经济形势的变化而作适时调整。落实到具体的司法官员,其待遇主要应根据其工作实绩确定。

在中国古代,司法官员低薪与严重的腐败贪取之风,往往并存,“反映了传统国家陷入了进退两难的道德困境:俸禄来自于民,官员的角色定位为‘民之父母’,如果俸禄过高,显然有脱离‘子民’之嫌,有违于道德立国的宗旨,而百官也将失去道德感召力。……这种堂而皇之的规定只能为各级官吏贪赃枉法、敲诈勒索、中饱私囊制造借口。”[3]因此,“清代官员腐败与财政支绌有着直接的联系”,[4]“职微禄薄,非从优厚给,不足以专典守而杜弊端”。[5]

司法官员也是劳动者,在社会生产力高度发达时期到来之前,司法劳动仍是司法官员谋生的手段和形式,因此,确定其报酬待遇应考虑其劳动的价值含量。由于司法工作相对于大都数行政事务而言,往往有更高的智力要求和敢于伸张正义的勇气,并且“司法与行政不平等,人将以司法为朝廷不甚爱惜之官,奇才异能,皆趋重于行政,而视司法为畏途。法制纵极完全,无以人才司之,终必归于堕坏。”[6]因此司法官员的待遇应当适当从优,以略高于行政事务官员为原则。造成中国传统上的前述道德困境,需要以更加客观和务实的理念去破解。

松冈义正在讲解民事诉讼法时,就曾论述为保证司法官必要的独立地位而给予司法官较优待遇的问题:

“…第四,担保裁判官之地位,与以适当之俸,除有法定原因外,不得反其意而免职转官之处分。裁判官为终身官,为法律所规定(日本裁判所构成法第六十七条判事敕令或奏令官终其身)。所谓终身者,非谓无一定期限,乃谓不得反其意与以免职转官之处分也。情甘引退,勒令在官;无志乞休,强使免职,或迁置之不宜之地,或扰乱之执务之时,皆谓反其意,为法律所不许。故裁判官宅身巩固之地,有独立不扰之概。……近世各国皆优待裁判官,英国法制尤为完备,皆所以养成裁判官独立之精神也。日本裁判所构成法亦有严密规定。”[7]

 

保证其必要的“独立”,即为使其有伸张正义的物质保障和勇气。当然这些待遇必须与当时的国家富裕程度大体相适应。《大理院奏陈明出入款项拟定办法折并单》所言有理,既考虑到了从优对待司法官员,又根据当时的财政情况而不得不有所节制,使人比较容易理解和接受:

“查环球立宪各国,其于裁判官俸给,每视行政官为独优。考厥理由,则谓裁判官者,国家所赖以维持秩序而斯民之生命财产系焉者也。其人既有所专任,则宜顾恤其身家。其职既不能他营,自应崇厚其禄位。”

“以今日中国而论,宪政方在筹备,司法权限未经划清,即法学人材亦未为昌盛,诚不能过于优异。故俸给一项,仍由度支部照例给予。其应需津贴,臣等第查照各衙门现行章程减成发给,以资搏节,候官俸章程奏定时再行照办。” [8]



[1] 《宪政编查馆会奏遵议变通府厅州县地方审判厅办法折》,《政治官报》宣统二年(1910年)五月十三日,第947号。

[2]《护理两广总督胡湘林奏拟设各级审判厅筹备处等折》,《政治官报》宣统元年(1909年)七月二十三日,第669号。

[3] 顾元:《体制与道德的背反――中国传统司法的背景及困境》,载《安徽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7期,第91页。

[4] 俞江:《清末奉天各级审判厅考论》,载《华东政法学院学报》2006年第1期,第31页。

[5] 李启成著:《晚清各级审判厅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6月版,第69页。

[6] 《清末筹备立宪档案史料》(下册),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编,中华书局19797月版,第882页。

[7] [日]松冈义正:《民事诉讼法》,转引自陈刚总主编:《中国民事诉讼法制百年进程(清末时期第一卷)》,中国法制出版社200410月版,第250页。

[8] 《大理院奏陈明出入款项拟定办法折并单》,《大清法规大全》,卷一之财政部清理财政,第八页。

如程博士,浙江双经律师事务所主任,华东政法学院法学硕士(1999)、法学博士(2007),法院检察院工作15年(从事民事审判、执行、民事抗诉、民刑检察业务研究),另在高校法学院任教证据法等7年和执业律师7年,历任法官、高级检察官、副处长、副教授、硕士生导师,首届全国检察理论研究人才(2007)、浙江省检察理论研究工作先进个人(2005),司法经验丰富,共办理研究民刑各类案件逾1000件,出版法律实务著作10余部(其中与最高人民检察院专家合著《中国检察制度法令规范解读》为纪念人民检察制度创立八十周年系列丛书之一,最高人民检察院曹建明检察长作序并亲自出席出版座谈会)。

谢如程博士初具“刑民皆通”司法履历特色,适宜提供经济犯罪、经济纠纷(刑民交叉)领域的专业法律服务。作为律师,近年代理:“(央视报道)全国首例海上打捞被控盗窃”、“合同诈骗2亿元未究刑责转为民事诉讼”、“官员收钱属实终判不构成受贿”、“企业家被控集资诈骗千万元终判缓刑”、“阿里巴巴职员被控职务侵占700万改为200万”、“某机关6000万工程款撤销仲裁裁决”、“股权转让败诉二审挽回损失”、“刑民代理帮助房企挽回被侵吞资产2亿余元”、“合同纠纷高院再审挽回损失”等一批重大疑难复杂案件,执业规范、效果显著,得到委托人和司法机关的肯定。


谢如程博士  律师业务

经济纠纷、经济犯罪、刑民交叉

浙江双经律师事务所  地址

杭州市江干区东宁路58号东宁金座603室(可导航“太平洋银座”,杭州火车东站东广场北侧约300米,东宁路花园兜街口)

乘车:高铁;地铁1、4号线A出口;多路公交、长运班车;机场大巴


联系方法:

0571-88039532

181-5840-8782


版权所有:浙江双经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4-2017 浙ICP备09060292号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东宁路677号东宁金座1幢603(火车东站东广场北侧,东宁路花园兜街口);电话:18858119316;18158408782;微信:xie18858119316;乘车:高铁;地铁1、4号线A出口;多路公交、长运班车;机场大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