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址:

杭州市江干区东宁路677号东宁金座1幢603室(火车东站东广场北侧,花园兜街口)

电话: 0571-88039532
手机: 18858119316   18158408782
微信: xie18858119316
 
双经理论

谢如程:关于法学实践性教育的几点浅见

发布时间:2011-12-28 22:50:17 浏览次数:1586

关于法学实践性教育的几点浅见

 

杭州师范大学法学院  谢如程

 

 

一、开场白

 

我这个人,学习、工作经历上有点小特色。我高中毕业后读的不是大学,是中专,即司法学校。1991年中专毕业后,先后在法院、检察院工作了十五年,做过书记员、法官、副处长、四级高级检察官。工作期间完成了自学考试,于1996年到华政脱产三年读了个刑法硕士,之后到检察院工作,期间于2004年再回华政读了个法律史博士,这次是在职的。毕业后即到高校做了名普通的法学教师。我从中专一直读到博士,学习几乎没有间断过,中间的审判检察工作也认真做,一直算是业务骨干,经办或研究的各类民刑案件远不止千件。

当然现任教时间只有四周年多,算是法学教育线上的新兵。听过我上课的同学的有一些当面肯定,但并不代表我的教学工作有多大成绩,总之是尽心尽力。

而这期间,我一直对法学的实践性教育问题比较关注,当然也有困惑。现在想借这个宝贵机会将内心想法提出来,偏颇或异想天开之处,还请各位前辈同仁指正。当然,我这个四十岁的新兵,发言的目的,只有一个:如何让我们的学校培养出更多能一毕业就好用的法律专门人才,更好地服务于依法治国。

 

二、法学学科的实践性与对当前毕业生情况的一些认识

 

很多人认为,法学是一门实践性和技术性很强的社会科学。也有人说,法学是世俗的学问,甚很多是实践性的、技术性的,因此单靠课堂讲授是不够的。[①]对于这些认识,我表示赞同。

然而,据本人所知,每年司法机关从高校招聘的法科学生,在让其正式用法办案前,总是要到法官培训中心、检察官培训中心等地方进行系列培训。[②]并且,这个培训时间也不短。律师行业看,也是如此,法学毕业生要经过长达一年的实习律师期间,才能被胜任而发给执业证。公司法务,其通常的招聘,更是要求是“有实践经验”。

此现象,引起我的思考:难道法学毕业生真的不能马上从事司法实务工作吗?这个上岗前的培训,是否属于画蛇添足式的巨大浪费?

经过思考分析,我得出一个看法:目前,对法学毕业生进行办案前的实务培训,是非常必要的,不是多此一举。原因就是,我们目前的法学教育,培养出来的毕业生,实践能力显然不足,不能立即满足司法实务的需要,如果硬要上立即上岗,司法工作质量无法得到保证。例如:

1、在检察工作领域,让这些刚出校门的法学毕业生,直接面对几本、数十本、甚至数百本的卷宗,带着大砍刀、血衣等物证去当庭指控数名、甚至多达数十名的被告人,涉及一、二个罪名甚至五、六个罪名,即使他们是司法考试高分且各方面被学校认定为优秀的毕业生,我想在法庭预定的有限庭审时间之内,他们可能连如何举证都不会,都完不成,更别说形成清晰有力的的指控。

2、在审判工作领域,对这些刚毕业的法科生来说,不要提有多强的驾驭庭审能力和应对稍有疑难的法律适用问题,就是连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如何进行、如何当庭概括案件争议焦点、判断申请回避理由是否成立,都会显得无比困难。

3、在律师工作领域,同样如此,刚毕业的学生,作为原告代理人,可能连个起诉状及举证清单都不会写,勉强完成任务也是不得要领,甚至“言多有失”,取证的基本规范也不懂;前几年,杭州就出现了这么一件事,某法学毕业生到律所,好不容易实习一年取得律师执业证,之后很幸运地单独接了第一起案件,就因实践能力不足,违法执业,不仅未能维护委托人合法权益,自己还被判刑。

4、在公司法务工作领域,由于法律条文、合同条款解释的不明确性等原因,公司老板当然不愿意把自己的血汗本钱甚至身家性命交给一个纸上谈兵的法学毕业生。

就本人而言,我曾经作为“师傅”,带过几个刚毕业的法学毕业生,讲老实话,这些毕业生,一开始真的不好用。法律上分析分析还可以,一让其动手操作,问题一大堆。

以上事实说明,当前法学毕业生的所谓毕业,应该只是理论学习上的毕业,大部分人仍只是理论上或书本上的法律人,实践能力则明显不足,这离培养高层次专门人才的目标还有重大距离。我在这里套用一句有层次的话,就是“当前法学教育方面的主要矛盾,是社会现实日益增长的法律实践能力需求与法学教育实践性严重不足之间的矛盾。”其实,管理层对法学教育的实践性也,是有充分认识的。以上只是我的一个概括,其中的精神不是我的发明创造。教育部高等教育司1998年《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和专业介绍》,“法学学科的实践性教学环节主要包括课堂司法案例教学、庭审实务教学、法律咨询、社会调查、专题辩论、模拟审判,疑案辩、实习等。”教育部2007年颁布的《关于进一步深化本科教学改革、全面提高教学质量的若干意见》,要求“各高等学校要高度重视实践环节、提高学生实践能力、特別要加强业实习和毕业实习等重要环节”。[③]我认为,当前,法学院校系,多达600余个,谁能从中领悟出、落实好、坚持下去,其法学毕业生,特别是本科、硕士层次的毕业生,肯定会在众多高校中脱颖而出。

 

三、增强法学教育实践性的药方之一:面对现实需求完善课程、考试方法

 

课程开设方面:一是,要开设社会学、经济学、心理学、生物学等几门与法学实践紧密相关的课程。二是,要开设司法伦理学、司法口才学、司法会计学、法医学这几门法律实践课程。三是,要开设律师实务、公司法务、审判实务、检察实务等课程。

考试方法:以上第一类课程,笔试为主,可以适当增加口试。第二类课程,笔试加口试。第三类,必须扮演相应实务角色,提交相应法律文书作业。同时,对原有的基本课程,如刑法学、民法学等,都要增加口试。

 

四、增强法学教育实践性的药方之二:来源实践配置第一手教学材料

 

配置教学材料方面,一是司法伦理学,除教材之外,必须花专门人力,收集整理当前司法腐败、冤假错案及其查处情况,优秀司法人员先进事迹,从正反两方面,编写客观真实的资料,做为教材之一。

二是,经典案件卷宗材料。

以上材料,可为相应的课程讲课使用,同时可作为模拟法庭的实际案卷,供不同角色使用。

在这里,需要有关部门协调,向高校提供诸如佘祥林杀妻活回来案、赵作海杀人活回来案、南京大学生彭宇扶老太太被判系其撞倒案、周正龙拍虎案、邓玉娇防卫案、高院法官杀害当事人分尸案等当代著名案件的卷宗全本,在此基础上编写系列伦理、部门法实务教材,不要让法学教学工作滞后司法实践太多。让我们的学生还是学生时期,就能够直面现实,加强学习研究,以树立正气,培养有伦理道德、有实务能力之法律人。

 

五、增强法学教育实践性的药方之三:同步参与实务教学法

 

现在的教学方法,我看基本上是课堂教学。无疑这很重要。但本人的想法是,要求各门有关课程,一定要有相应实务的操作训练。

例如,讲授合同法,在适当时候,就要与律师事务所或法院联系,找一个案件,将双方的证据复印下来好好学习,开庭时都去旁听。选择律师角色的,应准备质证提纲和代理词在开庭前上交任课老师。对于庭上新变化,要在休庭回校后评价庭上律师等各方的应对表现。选择担任法官角色的,闭庭后十五天内写出判词作为作业上交。如果此案毕业前有正式判决的,每位参与的同学,还得对该判决写出点评。

刑事法方面,也是如此。甚至可以由学生以临时法官助理、临时检察官助理、临时辩护律师助理等角色,参与案件的庭审中,可以只坐在相应角色位置记录整理,并写成相应的庭审作业,如控方应对情况评价、本案法律适用等,但在庭上不发言。当然,也可以明确角色,坐在旁听席或在校的模拟法庭上完成以上实务学习事项。

以上设想,如果安排得当,占有一、二次课时的时间即可完成。

当然,这里有个交通的问题。我看目前许多大学城都在远离市区的地方,本人认为,对于法学这门社会学科而言,由于市区才集中了大量司法机构和司法活动,如此的大学四年全部在郊区渡过,也是有些不便和遗憾的。为此,可以考虑在城中设置实践中心,有临时住宿等设施科学安排使用,以此满足高年级学生的实践学习需求。

为了配合同步参与实践,各法学院应当有学生自己创办的法律评论内部刊物,学校内网电子版也可,纸质的也可。风格一律为务实。上面刊载一些较好的实务探讨、评论。据说,美国这个国家里面,就有《哈佛法学评论》以及其他1000家左右的学生编辑和管理的法律评论。[④]

 

六、增强法学教育实践性的药方之四:司法实务部门与高校两大法学教师资源打通整合

 

法学实践性教学的一个重要难题,就是师资的问题。这里,我的想法是,全国范围内司法实务部门与高校的法学教师资源打通整合。

怎么整合?就是一些课程,由人大官员、主审法官、主办检察官、侦查官、律师、法律顾问、政法记者等来担任。如人大官员讲宪法、刑事庭资深法官讲授刑事法实务,侦查高手讲授证据法或刑事侦查学、专业律师或法律顾问讲授其所专长。当然,必须是有实务的讲授,事先还要有简明的实务教材或案卷。这些讲课,是要由高校支付报酬的。并且,必须明确,这些实务部门同志来讲课,同样给其评正式职称。一开始讲学的职称,按其司法或实务的职称,结合其办案经历打通对待。例如,实务办案等十年者,按副教授对待,十五年及以上者,按教授对待。他们最好是要担负高年级的一门实务课。同时,高校专职法学教师,如无司法办案经历者,每人必须到相应司法机关任职并实际办公办案的时间,同样,其应由人大等相关部门任命其司法职务,由司法机关支付报酬。当然,兼职律师办理其所教学课程相关案件的,可等同于司法办案经历。

这个建议的前提条件是:要想法打通司法职称与高校职称;来校教授课程的司法人员要有教学职称等正式名份和待遇。否则,一些地方互相参与的积极探索热情可能最终仍然是一时的空架子。

 

结语

 

其实,我这个法学教育新兵没有什么高见,对教学研究及管理等属于一窍不通。只是认真教了几年书,回顾自己的15年有司法工作经历,有些思考,有些想法,如实向各位汇报而已。如果领导等重视,加强研究探讨,甚至尝试着推进解决一二,也应有此可能。我发此言,如果属于浪费大家的宝贵时间,就还请大家理解这是“一名有司法实践经验的法学新老师的由衷言语、情真意切”,我就很满意了。谢谢!

 

(注:此属发言交流口语化稿,但请原样收入年会文集;如要删改,请事先征得本人同意。作者:杭州师范大学法学院谢如程,电话:18858119316)



[①] 苏力:《当代中国法学教育模式的挑战与机遇》,载《法学》2006年第2期。

[②] 参见刘建国、谢如程《检察业务培训的实践思考》,载《人民检察》2005年第6(下)期。。

[③] 转引自雷鑫、谢保国、谢利平:《论实践教学的主体地位》,载《教育与教学研究》2010年第4期,第69页。

[④] 邹淑环:《当代美国法学教育八大特征及对我们的启示》,载《太原大学学报》2005年第1期,第57页。

版权所有:浙江双经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4-2017 浙ICP备09060292号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东宁路677号东宁金座1幢603(火车东站东广场北侧,东宁路花园兜街口);电话:18858119316;18158408782;微信:xie18858119316;乘车:高铁;地铁1、4号线A出口;多路公交、长运班车;机场大巴。